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3 14:16:08

                                                                  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蓬佩奥的指责,没有任何证据,纯凭臆想,是一种典型的阴谋论。

                                                                  哪个国家都需要国家安全的保障。这是一般西方国家只要不带偏见就能够体会的政治、法律需求。

                                                                  北京显然已经下了彻底阻断外部势力对港干涉和坚定重建香港国安价值体系的决心,并且会为推进这一进程不惜代价。什么样的威胁都不会管用,多疯狂的对抗北京都准备面对。无论是华盛顿还是香港内部的极端势力,我们都想奉劝他们不要误判形势,以为可以通过各种压力阻止这一立法和它接下来在香港的贯彻实施。

                                                                  陆建航从小立志“航空救国”,1940年,14岁的他考入湖南衡阳灌县幼年航空军校第一期。“在父亲领着他去报名时,他在姓名栏里工工整整写上‘陆建航’三个字。他告诉父亲,他要向中国空军英雄高志航学习,改名叫陆建航。”飞虎队研究会工作人员介绍,当时经过多年抗战,中国空军损失很大,飞行员补充尤其困难。因此设立了空军幼年学校,招收优秀的小学毕业生,进行6年培养,高中毕业后再输入空军军官学校学习飞行,以这种方式保证飞行员质量,应对长期抗战的需要。

                                                                  抗战时期的飞虎队队员、抗战老兵陆建航因病于5月19日在昆明逝世,享年95岁。他是云南省最后一名驾驶飞机飞越过驼峰航线的飞虎队队员。

                                                                  据介绍,陆建航原名陆凤曜,1926年3月出生于北平,祖籍浙江余姚市。1937年侵华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陆建航的父亲带着全家逃亡至陕西西安、汉中,使陆建航和兄弟姐妹能继续读书。

                                                                  这一切必须结束。制定港区国家安全法是确保“一国两制”不脱轨必不可少的保障,是给香港高度自治系上一条安全带。既然香港特别行政区完成这一立法无望,那就需要全国人大根据宪法和基本法的赋权担负起这项工作,把一部港区国安法制定出来,让迷失了方向的香港找回自己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坐标。

                                                                  基本法23条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然而香港回归已近23年,港区一直没能完成这一立法。香港一些极端反对派势力煽动民众抵制23条立法,美英等国长期支持这一抵制,从而在香港舆论中形成了对23条立法提都不能提的偏执价值取向。2003年,香港出现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就是针对23条立法的。反对国家安全立法也成为香港极端反对派联合美西方势力与中央对抗的长期焦点。

                                                                  我们相信,全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都能够理解中国制定港区国安法,不会被华盛顿对北京的攻击带了节奏。我们注意到,华盛顿正试图纠集西方盟友联合攻击中国。西方一些国家参与了表态,但迄今真正恶狠狠声称要作出“非常强烈的反应”的也只有美国。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